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N好生活 >《责罚:下手之前,请手下留人》 >

《责罚:下手之前,请手下留人》

栏目:N好生活 | 来源:http://www.090sun.com | 时间:2020-06-11
从小到大,活了近四十年的岁月,我「仅仅」被赏过一次巴掌。
但这一巴掌,已足以令我永生难忘。难忘到即使是已事隔20几年的今天,脑海里的画面依然清晰、想起时左脸颊彷彿还灼热。并且深深影响了我的求学经验与教育理念。

当时,我正读小学六年级。
我和三位同学负责打扫全校唯一的垃圾场。因为垃圾场真的很大,所以我们自己再做细部的分工,两两一组、分配责任区域。

从小到大,活了近四十年的岁月,我「仅仅」被赏过一次巴掌。

但这一巴掌,已足以令我永生难忘。难忘到即使是已事隔20几年的今天,脑海里的画面依然清晰、想起时左脸颊彷彿还灼热。并且深深影响了我的求学经验与教育理念。

当时,我正读小学六年级。

我和三位同学负责打扫全校唯一的垃圾场。因为垃圾场真的很大,所以我们自己再做细部的分工,两两一组、分配责任区域。

那一天,是期末放寒假前的大扫除,我跟同组的同学,早早把我们两个的责任区清理完毕,并且不断提醒另两位贪玩的同学,要在规定时间之内打扫完成,以让老师检查。想当然尔,他们没有完成,但因为已帮他们掩护过多次,我俩这次决定不再主动帮忙打扫,等到老师来检查,让老师处理。

「谁负责打扫垃圾场?到前面来。」过一会儿,出现在教室里的,不是我们级任老师,而是校长。

另两位贪玩的同学,依旧在操场上打球。在教室里的,只有我跟我的partner。我们两个乖乖地举手,并且快步走到校长前。

啪、啪,两声,清脆响亮。校长的大手掌印落在我们小脸上,红通清晰。

「马上去给我扫乾净,等我过去检查」丢下这句话后,他转身离开。

很多同学怂恿我打电话回家叫家长过来「关切」,但我没有。我怀着羞愧的心情,回家前再三确认「掌印痕迹」是否还在,就是害怕回家后会被注意到。
当时小小心灵,怕的倒不是会再被追加一顿毒打,因为我确信我爸妈不是这种不明事理的家长。我怕的反倒是:他们听完原委后,会冲到学校找校长理论。

而幼时乖顺的我,总是被教导:学生被师长处罚,一定是作错了什幺,否则师长不会胡乱打人。更何况是贵为「校长」,怎幺可能错?

我害怕:「万一真的是我自己错了呢?」、「爸爸来过学校之后,又如何?我会不会被修理得更惨?」

我的生命,就带着这股複杂情绪,往前走。包括,我始终对「权威者」感到莫名的恐惧,无论是在求学阶段,还是在进入职场以后。

上大学以后,读了心理谘商,我终于有机会回溯处理、解构自己这一段经历,尤其是情绪经验。直视经验里潜藏的「愤怒」以及「创伤」,我觉察到它们来自几个「为什幺」:

一、为什幺惩罚之前,握有管教权力的人,如此傲慢、不愿多花任何时间、多一些理解?只要多给我30秒,一切就可能不同,为什幺你不愿意给?

二、为什幺要当众甩我巴掌?想建立管教权威,有很多方法,为何非得建立在践踏极为幼小、权力完全不对称的幼童自尊上?你可有考虑过你不经意的一巴掌,孩子会怎幺理解?影响有多深远?

三、为何被惩罚的,不是贪玩不守规矩的,而是乖巧听话的?这在示範着什幺价值?

事件发生的十几年后,自己从师範院校毕业、进入职场,成为教育工作者。我当时的伴侣(也是我现在的夫人),当时正寻求第一份教职,考了县内联合甄试的「备取」,必须于「新进教师统一分发会场」等待候补机会,我陪同前往。

大会的广播系统,正介绍着各国中出席的校长、主任。分发完成后,他们会立即「领取」分发至该校的新进教师回校园报到。

此时,我耳边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。我感受到自己听到这名字时,情绪激动、身体仍微微颤抖,不自觉握起拳头,望那方向走去。

直到走近该国中所设置的摊位前,我眼睛四处搜寻熟悉的面孔,在摊位后方找着了一位头髮花白、微秃的长者,脸上多了好些皱纹,高大的身子略显佝偻。虽然不至于「化成灰也认得」那幺夸张,但这张脸我有把握此生忘不了。

我虽确信我没认错人,但看着眼前这位从当年的40几岁、历经风霜到年约60且老态龙锺的欧吉桑,再想到已从11岁长到26岁、很有力量的自己,我原本握紧的拳头,鬆了。

接着,我听到自己的深深叹息。

「请问,有什幺事吗?」发愣中的我,被摊位上那位年轻主任的一句问话给拉回现实,意识到我正站在人家面前。

「我有一些话,想要跟校长说」不知道哪来的勇气,我开口了。而校长也用狐疑的眼神看向我。

「我就读OO国小时,曾被您不分青红皂白、当众甩过一巴掌。您或许不记得我,因为您甩过的巴掌可能无数,但我这辈子就这幺一个。我原本一直觉得您欠我一个道歉,不过现在发现那已经不重要了!我庆幸的是:我的学生会比您的学生幸福,因为他们即使犯错,也会有个老师愿意好好听他们解释与说明,更不会被胡乱甩巴掌。」

这些话,老早在我心里预想过千百回,只是没想到真有这幺一天。一口气劈哩啪啦说完,除了说得有点抖,当然也少掉很多情绪性的字眼或髒话,这是为人师表后我对自己的期许;无论如何,他总是个长辈。

对我来说,他的回应已然不重要。重要的是:我自己已经决定「放下」,不让他阻碍我的生命往前走。

而我,也已经有能力转化经验,长出在教育与辅导工作上所需要的爱与耐心。

但亲爱的朋友们,我必须沈重地说:有能力「放下」的孩子,是够努力、够幸运的;虽然辛苦,但至少有机会走出来。

有更多的我们,不知道该怎幺「放下」,或是无法「放下」,常常带着扭曲的经验或感受,持续在生命里跌跌撞撞。而我,就算自觉已放下,但「对权威者的恐惧」议题,却仍挥之不去。

下手责罚,只要一秒钟;修复,却可能需要一辈子。

但下手前,只需要给出30秒,这一切就可能不同。

你,愿意吗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作者:小彬老师
资深辅导教师 / 谘商心理工作者
《责罚:下手之前,请手下留人》

来源:

华人阅读社群粉丝团

华人阅读社群官网

上一篇:
下一篇: